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目擊歡樂谷事件--醒目篇+花生篇

我没有力气去找乐橙篇。我甚至没有力气去天涯找完整版的醒目花生篇。我只是在一个很河蟹的地方看到有人转这个。也许不全,但是足以管中窥豹。

ps:无授权XD

首先是醒目篇

我经歷了今天的现场,现在回来汇报一下。今天真的太和谐的,所以我还是把这个流水賬发这里了。我现在心情已经很平复了,但是真的非常担心公子与安娜。听說他们冒雨演唱了,还很难过,我很想說,没有能夠听到你们演唱,我们并不介意,希望你们也不要纠结这些了,好好休息,好好比赛,一定进前二。
  
  上午在机场,我要說,醒目的表现真的很抢眼。人很多,但是很整齐,气氛很热烈,秩序很井然。我们真的很乖,而且,与花生团一起喊出了“快乐男生,西安最棒”的口号,很震撼,很提气。现场的花生也很乖,非常有秩序。看到的公子很年轻,安娜很帅,而且感觉比电视上要高些。为了这一眼,真的很值得。
  
  我们在12点钟之前都到达了欢乐谷门口,在大太阳下站着,一直等待主辦方给我们票。这时其实还没有什麽散粉到来,如果票早一点给我们的话,拉票会应该不会被取消的。等到下午2点半,还是没有人给我们票。这时花生先整队,向门口进发,很有组织,赞一个先~

  醒目也立刻组好了队,并且清理了没有票的粉丝,很整齐的向门口进发。花生与醒目的队伍都很整齐,花生是红帽子上衣,醒目是白色上衣,全部都穿着会服,很好辨别,大家都手拉手,散粉想溷进来是不可能的。乐橙因为没有统一的会服,很多人没有票也溷进去了,引起大量围在门口的散粉的拥挤。我想如果先放有秩序的花生与醒目进场的话,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出现了。醒目被要求排成一队,10个人一组往进放,导致最后只有10名醒目进去(还有一位最后被叫了出来)其他所有人都滞留在外面,进不去了。这时花生与醒目排成了四人一排,两个醒目两个花生,都手拉手希望能借助整齐与严密的阵型集体进入,但是围在门口没有票的散粉始终无法清理,时间就一直这样过去了。

  到下午5点半的时候,我们还是满怀希望,因为我们有票,都小心翼翼地捏在手心里,怕被人抢走,我们还天真地以为,有票就一定可以入场。为了能让围在门口的散粉退出来,我们后退到外面较远的地方,来了几队保安,但是始终没有人被清理出来。我们的希望在一点点的破灭。

  我不得不說两家粉真的超和谐,一起合影,一起打气,公子与安娜是好样的,醒目与花生也是好样的。

  雨下起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没有丧失希望,虽然雨很大,很多人都挤在伞下,大家还在等待,没有怨言,不愿离去。

  雨真的很大,我没带伞,还好有个安娜天涯姐姐团的牌子顶在头上,安娜就这样静静地趴在我的脑袋上面,让我感觉很溫暖。

  这时有人接到电话說里面已经开始唱了,我很着急,不是因为我们听不到,而是纠结怎麽能让他们冒雨演唱呢?如果我们辛苦了一天,最后的结果却是他们冒雨演唱,然后看着下面根本没有花生,只有孤零零几个醒目,我们于心何忍?

  接电话的醒目說,楚生哭了。。。。我的淚一下就流了下来。怎麽可以?没看到他们我不难过,但是让他们伤心,让他们生病,怎麽可以?旁边的几个花生MM也哭了,她们应该也是辗转得到了现场传来的消息。

  雨逐渐小了,得知已经结束,进入现场的粉丝也开始退场,很多外地来的醒目与花生开始离去。这里真的要說,你们辛苦了!知道你们很失望,不过,要怪就怪主辦方吧,下周用票砸S他们,我知道你们不会怪楚生与安娜的,你们都是好样的,真的很棒。

  我离开时还有很多醒目与花生留在现场,也许他们还想再看一眼自己心爱的偶像,也许他们希望主辦方能给一个說法。从我们到欢乐谷以后到我离开,大约8个小时的时间,没有看到一个主辦方的人,没有人出来跟大家說一句话。只有花生与醒目的后援会的工作人员跑前跑后,他们真的非常非常辛苦。

  回家后得知我们没有进场,老公问,现场人很多嗎?有一万人嗎?我摇摇头,苦笑。其实现场的人并不多,只要主辦方能早一点给我们票,或事先打个招呼,欢乐谷的保安做些小小准备,我想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即使有成都拉票会的前车之鉴,又有谁会真正在乎粉丝是否能入场,拉票会是否得以进行呢?

  我奇怪为什麽我现在心里并没有对没有看到他们现场的演唱而纠结,只是怕他们由于对我们的担心与难过而影响了身体。经过了这麽一天,我想我会更加喜爱他们,会更BH地支持他们,也会为自己是这样出色的团体中的一员而骄傲。
  
  另:今天有一个从溫州来的醒目让我们很感动,她没有参加任何组织,听說要在北京欢乐谷开拉票会,她一个人,坐了一夜的车来到北京,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连票都没有。相信现场还有很多这样的粉丝。
  


  

然后是花生篇

 我今天下午大概一点多钟到达欢乐谷,我们的花生已经到了很多。大家非常有秩序,换服装、分发宣传牌、气球……然后我们来到欢乐谷正门口排好队伍练口号,大家都說一定要让别人看到我们优质花生的素质,为了让小弟不会太累,大家还专门排练了合唱“有没有人告诉你”,說到时候希望只让小弟伴奏,我们来唱就好。
    
    我们在正门口一直等到三点多钟,有工作人员来通知我们可以排队准备入场了,大家很有秩序地跟随工作人员来到一个偏门,然后我们在那里等待了一会儿,其间还看到了杨二车娜姆,大家很热情地欢迎她,一齐喊“花生感谢你”,因为她一直对小弟都很好。
    
    然后管理组的成员就给大家发了票,这时工作人员又告诉我们要到另外一个门去入场,我们就又跟着他们来到另一个偏门。当时醒目们也在那个门口等候,我们按照工作人员的要求,醒目排成两排,花生排成两排,大家并列站在门口等候。我们一共有二百多人,排成四排的长列可想而知是很长的,但大家都非常有秩序。因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說先进去的乐橙和留在场地里面的散粉之间有点冲突,情况比较溷乱。管理组一直号召我们,說大家要做优质花生,我们要表现出最好的素质,有最好的秩序,希望工作人员能早点让我们进去。
    
    今天下午的天气很热,统一的服装又是t恤,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出汗,但是没有人抱怨,大家站得非常好,不仅纵列连横列也非常整齐。和醒目站在一起,相互之间的交流也非常好。醒目们比我们的年纪要小一点,但是大家走过身边的时候都会互相鼓励,比如我们的队伍从醒目身边走过的时候大家会喊“苏醒加油”,醒目们就会笑着說“谢谢”。有些花生和醒目们还一起合影,气氛非常融洽。
    
    我们一直在门口听从工作人员的要求静静地等候,快到四点了,我们去询问工作人员什麽时候才能入场,结果他们說因为场內有很多普通观眾,清场很困难,还說有散粉抢先进场的乐橙们的票——这个票是只有我们內场的歌迷们才有的——所以乐橙们也被堵在门口进不去,所以要我们耐心等待。
    
    直到这时我们仍然没有怨言,我们认为只要我们秩序井然,主辦方一定会让我们早点进去的。这时有人传来消息,說有在家上网的朋友看到贴吧里有奇怪的谣言,說花生和醒目们打起来了,我们当时就和醒目们站在一起,大家都觉得特别好笑,还說让他们来看看我们这麽河蟹,像能打起来麽?
    
    从四点钟一直等,主辦方說好要演出的时间早就过了,但我们想他们要清场也很不容易,而且我们相信主辦方一定能想出好地解决辦法,所以我们一直听话地站队等待。大概等到五点钟左右,主辦方突然要求我们整队后撤,让我们向后一直走到快到公路边的地方,还让花生和醒目们四个人一排站好,外面的两队全体手拉手围成人墙。我们想这可能是怕没有票的散粉过来抢票或者溷进去,所以全部照做,一心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进去了。可是没想到,让我们拉了几次人墙之后,主辦方就又没有消息了,我们只好在公路边继续等待,一直等到晚上六点多。
    
    
    大家从下午一两点钟到这里,在下午的烈日下一直等了五个钟头,就只是希望见到小弟一面。在整个过程中,所有人没有出现任何溷乱,队伍我们一直站得整整齐齐的,要拉人墙就拉,要我们走到那就走到哪,我们一心以为只要乖乖听主辦方的话,活动就可以顺利进行,可是我们错了!!!!
    
    大概晚上六点钟左右,主辦方突然开来一辆车,在我们的队伍前面放置了一排铁栏杆,并且还来了一队保安擋在栏杆前。我们当时一直以为这些栏杆和保安是为了防止我们入场时有散粉来趁乱溷进去的,还非常高兴地给他们鼓掌,哪里想到那其实是为了防范我们的!!!

我们等了又等,心里没有任何怀疑。这个时候突然开始打雷和闪电,接着就下起了雷阵雨。我们还以为这下里面的清场工作终于更容易进行了吧,可这个时候,管理组的各位突然表情严峻地对我们說,让我们各自趕快找地方避雨,他们要和工作人员协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管理组没有告诉我们究竟出了什麽事,我们只好找地方避雨。我们站的地方旁边就是非常开阔的公路,附近也没有树木,唯一能夠避雨的地方就是旁边一座欢乐谷的建筑。但是当我们向那个方向走去的时候,却发现一排保安肩并肩地站在了那个建筑的门口,根本不容我们走近。
    
    这个时候,雨越下越大,有的人带了伞,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带,大家只好两三个人打一把伞。而且这时还刮起了大风,所以即使是两三个人打一把伞的,大多数人还是会被淋湿。花生和醒目们只好全部聚在一起,希望靠彼此的身体擋住外面的风雨。
    
    最令人震惊的事情在这时发生了,有之前已经进入欢乐谷的散花生和散醒目传来消息,說就在这时,欢乐谷里面的拉票会已经开始了!!!!!
    
    
    我们站在铁栏杆外,一排穿着雨衣的保安站在栏杆后禁止我们入內。我们二百多人拥在几十把小伞下面,一遍一遍地对他们大喊:“我们要避雨!我们要避雨!”
    
    我们拿着每人80块钱买的主辦方允诺我们的入场券,整整齐齐地在这里等了五个小时,听从主辦方的一切要求,但换来的结果,居然是连一个避雨的地方都不肯给我们!只要让我们穿过栏杆,再往前走五十米,就有一栋足夠让所有人避雨的建筑阿!!!!
    
    这个时候,我们终于明白了,主辦方已经决定无视我们的存在,他们希望突如其来的暴雨能夠让我们放弃,让我们自行解散回家,然后他们在里面开他们自己的“拉票会”,还是在这样的大雨中!!!
    
    在我们辛苦等待的这五个小时中,没有一个花生有怨言,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彼此鼓励,說“我们多等一会儿,小弟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如果真的最后没辦法,只能取消活动,那麽小弟今天就可以休息了,这也不是什麽坏事。”
    
    可是结果呢?他们不但把我们丟在外面淋雨,而且也没有让小弟休息,竟然还让他在雨里面唱歌!!!!
    
    假如,主辦方真的觉得现场秩序难以维持,哪怕早一点告诉我们活动取消,给我们每个人退票,相信当时那麽秩序井然的花生和醒目们都会乖乖接受,可是他们为什麽要这麽对待我们?为什麽?!!!!
   我们在雨里流淚,醒目们因为之前已经有十个醒目跟乐橙们一起进去了,所以他们打电话给里面的那十个醒目,让他们在里面喊口号,让现场知道我们还在外面等待!
    
    后来我们听說,小弟在听到我们的情况之后也哭了……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围在一起痛哭失声,不是因为我们今天受了这麽多委屈,而是因为为小弟心疼。他本来就病成那样,还要在大雨里给一些根本不会为他喝彩的人唱歌,还要为我们担心……
    
    欢乐谷里的拉票会很快结束了,大雨也慢慢停了。可是我们仍然守在铁栏杆前。我们知道今天已经见不到小弟了,但是我们不能这样退缩,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的管理组去和欢乐谷的工作人员交涉,但是他们說他们只是承辦方,不能左右活动的任何措施。我们让他们把主辦方天娛公司的人找来和我们交涉,可是他们却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又问他那我们今天这些人的票能不能给退了,得到的答桉却是否定的!
    
    于是我们一直守在那里,我们想联络媒体,但因为时间比较晚,很多媒体都已经下班找不到人了。我们看到一台准备开到欢乐谷里面去运送物品的出租巴士,大家一起把它攔了下来,让没有带伞,只能淋雨的花生和醒目们坐了上去,不让它开进园里。但是我们攔得住这一辆车,却不可能攔住所有出入欢乐谷的门。后来我们听說,就在我们在外面抗议的这段时间,天娛公司的人早已带着小弟他们离开了欢乐谷,让疲惫不堪的他们趕去下一个地点做活动了。
    
    夜幕渐渐降临下来,我们等待的记者还没有到。欢乐谷的工作人员又突然再次出现,撤走了擋着我们的铁栏杆。但是这个时候,撤去栏杆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没有进园,继续坚守在门口。这时我们又接到消息,說吧里不停地有人在我们,說这次活动的取消是因为花生和醒目之间產生了纠纷,导致秩序难以维持!!!!!我们所有在场的人都要气炸了!为了反擊谣言,所有仍然坚守阵地的醒目和花生们坐在一起,在夜色中,大家高举着彼此深爱着的偶像的宣传版,一起高呼“快乐男生,西安最棒!”我们真的不明白,一群这样执着、友爱、合作、守秩序的粉丝们,为什麽要遭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
    
    在这一整天的过程中,花生和醒目的管理组们一直在一起为了和主辦方交涉而奔忙,他们维持了我们良好的秩序,为了让我们表现出最好的狀态,很多人跑前跑后,喉嚨都喊啞了。非常感谢花生北京管理组的各位管理人员们,今天一天,我们对你们每个人都非常印象深刻,你们都是最棒的!
    
    因为我家住得比较远,在北五环外,所以在夜色渐深以后我就离开了现场,到我离开时为止,还有将近二百名花生和醒目们坚守在欢乐谷的门外,管理组仍然在不懈地和主辦方交涉,希望能夠获得让我们满意的答桉。



目前有一些场內的照片贴了出来,我潜伏的地方贴了一张,更多的可以去天涯看,我现在脆弱得完全不敢去开天涯的页面。

是楚生和苏醒的淚颜。照片拍的很丑,丑丑的,可是我现在想用我全身的力气去拥抱这两个丑丑的孩子,这两个为粉丝受到不公平待遇而流淚的孩子。
{FBEE682B-3A47-41E5-82B7-BB008A5DB43E}.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

。。。。。。。。。。。。。。看得我也想哭。。。。
主办方在干嘛啊!!!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Say Something

vielay

Author:vielay

Subject
New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My Links
NewsGator
Messages

Search
RSSフィード
New Trackbacks
Johnnys
Archives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